【海口晚報】賞識:孩子個性成長的最好教育
發布時間:2014-09-09 08:53:12

又到開學季,學校、家庭和社會三大教育又成熱門話題。近日,華佗論箭個性獎學金連續第二年眷顧椰城,再次給百名個性學子頒發百萬元獎學金。華佗論箭組委會和太平洋建設董事局主席,作為今年強勢躋身世界五百強企業并位列中國大陸民營企業第一的蘇太華系第二代掌門人嚴昊,在頒發“個性獎”后接受海口晚報專訪,暢談有著“全球第一狂人”之稱的父親嚴介和對他實施的個性化家庭教育,以及現代社會如何進行家庭文化建設,走出一條成長、成熟、成功之路。
嚴昊,嚴介和之子,今年世界五百強企業排名第166位的嚴氏家族企業的第二代掌門人。傳承家族智慧,開創著人生和事業的新格局,獨領風騷的80后企業家,中國青年企業家的杰出代表,現為華佗論箭組委會主席、太平洋建設董事局主席、中國個體勞動者協會副會長、中國民營經濟研究會常務副理事長。
名人名片
“我們嚴氏家族,家庭教育不存在什么奧秘,不過在我身上體現出來的,尤其明顯的是賞識教育!”嚴昊說,他是在父母賞識中成長的,從小到大,父母對他的態度都是,“好也是好,不好也是好,剛剛好”,結果他“上去了就下不來”,“甚至到了不上都不行的地步”。
嚴昊的父親,蘇太華系創始人、《新論語》總撰稿人、太平洋商學院院長嚴介和,是“財富黑馬”和“中國民企教父”,也是“全球華人第一狂人”,出生在饑餓年代,從小受到父母的賞識教育而精神富裕,因為在賞識中成長而獲得自信,歷經幾十年風雨打拼出一個堪稱世界奇跡的商業帝國,逐認為賞識是促進孩子個性成長的最好教育,把賞識教育當作傳家寶。
小學、中學、大學學習期間和初涉職場時,嚴昊都是在父親的個性化賞識教育中得到磨練,另類家庭教育方式歷練下,使他一點一點地向“太平洋建設掌門人”角色靠攏,并最終成功接過太平洋建設董事局主席的權杖。
而在嚴昊上大學前和嚴介和退休后,父親和兒子基本不談學習、不談業務、不談企業。最多就是“談心”。長期的教導,使兒子和父親,甚至和父親的父親一樣,變得“心態陽光、心地善良、心靈柔軟”。
“我教育出來的兒子,能力是年齡的20倍!”“認識嚴昊的人都說,他一年一個樣。”嚴介和對兒子的評價很高。作為兒子的嚴昊心里明白,到現在,父親到處演講,還到處吹捧他,實際上還是在延續著一貫的“懷柔”政策、賞識教育,這讓他在父親巨大的光環之下,仍躊躇而內斂地探索屬于自己的生活方式,讓責任與感恩成為心靈的注腳,變得更加平和而寬容、善良而堅韌,而且不能停下前進的腳步。
嚴昊說,賞識教育就是“多賞識,少譴責;用其長,容其短;刀子嘴,豆腐心”。父親的啟發使他明白,中國當下的問題是:教得太多,育得太少,教是填鴨的傳承、育是自發的創新;文得太多,化得太少,文是背會的知識,化是體會的智慧。因此,他主張幫助孩子成長,就要對孩子進行賞識教育,無論在學習還是生活中,都應該盡量去稱贊、賞識孩子,讓孩子自然提升到一個個高度,一步步成長起來。
在賞識中成長
在犯錯中成熟
在熏陶中成功
有人說,家庭文化建設是21世紀的希望工程。人們對家庭文化的普遍關注,使它已成為一個世界性的議論熱點。有專家認為,世紀之交的中國家庭文化建設,有幾個趨勢:一是以提高家庭成員素質為目標的趨勢。二是以培養和塑造一代新人為重點的趨勢。三是以尊重個性和發展個性為優勢的趨勢。
家庭文化是一個家庭在世代承繼過程中形成和發展起來的較為穩定的生活方式、生活作風、傳統習慣、家庭道德規范以及為人處世之道等。在我國自古以來,家庭文化都集中展現在家庭教育上,并由此出現了《顏氏家訓》、《朱子治家格言》和諸葛亮的《誡子書》等“家教經典”。
除了古代的家訓值得借鑒,人們還在推崇奧巴馬家規、德國人的治家之道等國外經驗。近年來,在國內不少地方也興起了注重學習教育,提升家庭文化品位的熱潮,有的辦家庭文化節,有的搞“好爸爸、好媽媽”的評選,想方設法融入愛的文化、感恩文化、孝文化等,以幫助孩子健康成長,鋪設成功道路。
       現代家庭到底需要建設什么樣的家庭文化?出身書香門第的嚴昊認為,家庭需要書香氣,這比其他方面的熏陶,對于有助孩子成長和成功更為重要。“打造一個家庭的文化,跟我們華佗論箭獎學金的獎勵標準也很貼切,就是要有個性、聰明、善良、勤奮、健美,我覺得這就是最好的家庭文化!”
嚴昊說,家庭沒有什么普通和特殊之分,人是平等的,家庭都需要家庭教育和家庭文化。讀哪種書影響大,有利于成長和成才,難以一概而論。最重要的是,需要自己意識到需要讀了、想讀了,不是說家長或別人要我讀什么書、幫我挑選什么書讀。作為父母,首先要給兒女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讓孩子永遠知道“我該做什么?我想要什么?我未來的追求是什么?人生不是迷茫的!”在此基礎上,讓孩子們有自己的想法和行動,這兩方面結合,對孩子最有益。
“父親的霸氣,是因為年齡和經歷擺在那,我更多的需要學習和傾聽,沒有到真正釋放的時候!”嚴昊對記者說,他沒有父親張揚的個性,他的個性內斂,選擇低調,對他未來發展有好處。他認為個性,就是能體現與別人不一樣的正能量,他認為成功,就是別人成功的過程結合自己的實際情況得到的總結,“我覺得,每個人的成功是不能復制的,我的成長和成功方式,如換一個與我一樣的家庭的人,可能也不一樣,因為有每個人的個性在里面,心態在里面。每個人的成長不一樣,家庭教育和家庭文化熏陶很重要;每個人的路也不一樣,但只要走自己想走的路就好!”
“除了賞識教育,就是鼓勵犯錯誤,我們嚴氏家庭教育主要是這兩點!”嚴昊談起父母對他的教育,語氣中充滿自豪,因為父母給予他的家庭教育在外人眼中是另類的,而在他心目中則是個性化的。父母始終主張他去做事,并且大膽地去嘗試,甚至鼓勵犯錯,“從小就培養我犯錯誤”。
嚴昊說,如今太多的“創一代”企業家只注重學校教育,忽略了家庭教育。他上大學時,父親并未要求他專攻學業,而是鼓動他“犯錯”。讓他可聽可不聽的課,不聽;可做可不做的作業,不做;能拿到一張文憑就可以了。他聽懂了父親那番“入學勸言”的含義,把90%的時間“泡”在校外,10%的時間用與師生處關系。當然,該學的也學了,該拿的文憑也拿了。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嚴昊90%的時間在做更重要的課程———社會實踐。大學期間,他從太平洋下屬企業辦公室副主任到總經理助理、辦公室主任,從常務副總經理到總經理,都是一邊讀書,一邊實習。大學畢業后直接升任董事長,第二年到蘇辰集團出任董事局主席。有了之前歷練的基礎,上任第一年就扭虧為盈,盈利近1億元。
“2011年11月13日,董事局會議決定,任命我為太平洋建設董事局主席。那一年我25歲!”嚴昊說,兩年多的時間過去了,集團呈現極速裂變發展態勢,并開始從國內市場走向國際市場,從太平洋建設走向建設太平洋。他也正以全球視野做華人企業,做全球最大企業的夢想正一步步變成現實。
嚴昊說,人的成長和成熟,都需要不斷地去做事,去總結和反省,更需要積累,而積累的過程就會犯錯誤,與其完全長大以后出錯,不如早點犯錯誤。早一點接觸社會,有了對問題的認識和犯錯糾錯的意識與能力,就會早一些成熟。鼓勵犯錯和賞識教育,有異曲同工之妙,在犯了錯和被人夸的背后,是自己要去努力,彌補自身不足,縮短與實際的差距。
“我以我的個性面對人生,所以我選擇了平常心,選擇了一條自強不息的奮斗之路!”嚴昊說,父輩頭上太多的光環,使他的生活既有光環帶來的優越,更有光環之下無法回避的陰影和壓力,“我時刻告誡自己,父輩所創造的一切只屬于他們的時代,他們的奮斗;要想有所作為,一切還得靠自己!”
嚴昊說,思想逐漸成熟后,他認識到,如果只認真讀書,就會變成書本思維,常規思維越來越多,逆向思維就沒有了,那還何談創新創造?正如他父親所言,知識改變命運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當今社會對于孩子教育,更要提倡“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行則殆”。以親身經歷,他建議天下父母們,放手讓孩子大膽前行;敢于犯錯勇往直前的孩子,才能從背會走向體會,從知識走向智慧,不斷感悟人生真正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