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報】《新論語》連載:行至山高處,坐看云起時
發布時間:2014-09-12 09:20:39


    古語話“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時”,嚴介和先生卻略有不同,他認為,行至山高處,坐看云起時。這是為何?正所謂不歷經艱辛,怎見彩虹,千里之行,因有始于足下的辛苦,終歸有行至山高處,坐看云起時的愜意和喜悅,這是人生難得的高峰體驗,是人生之大境界。
本期《名人堂》特邀著名民營企業家嚴介和先生,他將與我們分享歷經人情冷暖后,前塵往事泯然一笑的豁然境界。
嚴氏正義
財富不是永遠的朋友,朋友本是永恒的財富。我們不是血緣勝似血緣,不是情緣勝似情緣,不是地緣勝似地緣。從短缺經濟走向過剩經濟的今天,單打獨斗的時代已成過去,資源合作的時代已經到來。
正所謂我們年輕氣不盛,理直氣不壯,財大氣不粗,辛苦心不苦,一山容百虎。我們崇尚有中國特色的企業家行為風尚:45度做事、90度做人、180度處世、360度處人。
智則不惑、勇則不懼、適則生存、善則無敵,是我們的理念;銳氣藏于胸,和氣浮于面,才氣行于事,義氣施于人,是我們的風格;有為有不為,知足知不足,是我們的境界。我們在賞識中成長,在譴責中成熟;始終做到委屈中平衡、妥協中前行、虛懷中充實、放棄中收獲、謙卑中完善。
從“和而不同”起步,經歷“死而不亡”,最終做到“放而不棄”;從嚴謹的張揚,內斂的霸氣,成就企業家妥協的個性,柔韌的激情。站著是一座山,倒下是一座碑。
警世通鑒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的辛苦,終歸有行至山高處,坐看云起時的愜意和喜悅,這是人生難得的高峰體驗,是人生之大境界。經歷過商海沉浮,仕途冷暖,紅塵之俠骨柔情,此時望盡腳下千仞峰巒,頭頂萬朵云起,一切往事都付抿然一笑中,不盡長江滾滾流。
天生的隱者生性淡泊;而這里的坐看云起,則有一種急流勇退的大智慧。于走“仕途”而言,歷史上有通達接近權力頂端的,如張良、范蠡,助君主謀得天下霸業,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萬姓仰首之時,揮揮衣袖,悄然褪去滿身華彩。在達到萬民向往的財富和權力的頂峰之后,輕輕縱身一躍便回歸了自然。這種歸隱,是將人生重新調動,將物欲人欲沖淡到拈花微笑之境,這是何等極致的人生!
唐代詩人王維曾官至尚書右丞,但大約四十歲后,就開始過著亦官亦隱的生活。此時他寫出了“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時;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的千古佳句。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時,是隨遇而安,無欲無求的生活狀態;而行至山高處,坐看云起時,更是一種積極的求索與得道后的喜悅,是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至千里,無以享身心通透的人生境界。
禪家為了悟道,往往歷盡艱辛,甚至還要經過“大死一場”的痛苦考驗,才能在那“山窮水盡”之際,見到“柳暗花明”的新境界。誠然,對于這種境界進行文字性的描述,畢竟如同霧里看花,終似隔了一層,只有那些設身修習的禪師們,才能受用那種難以用言語表述的禪悅。《景德錄》載二祖慧可當年求達摩祖師開示,乃立雪斷臂于達摩祖師面前。二祖慧可說:“我心未寧,乞師與安。”達摩祖師道:“將心來,與汝安。”二祖道:“覓心了不可得。”達摩祖師道:“我與汝安心竟。”二祖慧可瞬間悟道也是經歷了斷臂之痛,也是歷盡艱辛才悟道的心!
對世俗之人來說,不經歷艱難,不知何為順遂;不經過失敗,不知何為成功;不經歷悲苦,不知何為幸福;不經歷嚴寒酷暑,不知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滋味。蘊含深邃的平靜是真正的平靜,曾經擁有過的放棄,是真正的放棄,經歷過苦難的和悅,是真正透徹心靈的和悅。
不經歷有名有利,何談淡泊名利。為什么在經歷了太平洋的風起云涌又復歸平靜之后,我最喜歡那滾滾長江東逝水的情懷:“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白發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經歷與行走,是不可逃避的人生;坐看云起,是人生經過了無數迷茫困頓之后心無塵埃的澄明透悟;在事業方面,是歷盡挫折峰回路轉后高瞻遠矚的從容;在朋友方面,是度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情懷。行至山高,坐看云起,拈花一笑,萬物隨心。
醒世恒言
行至山高處,坐看云起時。
拍案驚奇
行至山高,坐看云起,拈花一笑,萬物隨心。
PK古今
王之渙 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
杜甫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陶行知 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
克雷洛夫 現實是此岸,理想是彼岸,中間隔著湍急的河流,行動則是架在川上的橋梁。
安東尼奧·波爾基亞 心胸豁達,足能涵萬物,心胸狹隘,無能容一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