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報】沒有健康的速度是最危險的速度,沒有速度的健康也是頹廢的健康
發布時間:2014-10-28 08:51:33

盲目擴張曾使許多企業陷入困境,一時快速發展帶來的可能是長久的頹廢。著名民營企業家嚴介和先生認為,沒有健康的速度是最危險的速度,而沒有速度的健康也是頹廢的健康;中國企業要做好“加減乘除”,完善“大精強優”,最終才能成就“專特精美”。本期“名人堂”特邀嚴介和先生來分享他商海沉浮的經驗與智慧。
PK古今
醒世恒言
沒有健康的速度是最危險的速度,沒有速度的健康也是頹廢的健康。
拍案驚奇
孔子 無欲速,無見小利。欲速則不達,見小利則大事不成。
董仲舒 仁人者正其道不謀其利,修其理不急其功。
安重榮 須知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巴菲特 我并不試圖超過七英尺的欄桿,我到處找的是我能跨過的一英尺的欄桿。
培根 如果說金錢是商品的價值尺度,那么時間就是效率的價值尺度。
發展速度是否合適,在于我們所秉持的心態是否正確。
中國改革開放30年,經濟腳步飛快。未來的幾十年,中國經濟可持續發展,應該讓我們的腳步等一等我們的心靈。
盲目擴張、盲目建店、盲目做大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中國企業要做好“加減乘除”,完善大精強優,成就專特精美。企業應盡可能先做大,再做精,最終做強。大是前提,精是保障,強是目標。做大不算本事,會做減法做除法才是成功的企業家。該減的不減,必然從規模經濟走向規模不經濟。傳統產業,企業越大死得越慘,規模大小要量力而行。
多元化是餡餅也是陷阱。太平洋建設1996年成立,到2006年做加法,紅得發紫,從大名鼎鼎到了臭名昭著,我們正好做減法,2007、2008年做了兩年減法,2009年做除法,利潤是2008年的430%,2010年1—9月份,相比2009年利潤增長了506%,如果沒有減法和除法,能有今天嗎?做企業一定要懂得加減乘除,這成就了我們事業與人生美妙的旋律。
凡是沒有做過減法的企業都是不成熟的企業,往往終生殘廢。由被動地做減法變成主動地做減法,這個企業多從容,多溫馨啊!潮起潮落,生命永續,人生不就像跳高一樣嗎?總有跳不過去的時候,為什么不能審時度勢見好就收呢?人與企業都是一個度的問題。
“今天的英國富豪,其祖上早在400多年前就拿到了倫敦市中心的第一塊地皮,美國的富豪也有150多年的積累,而中國富豪僅僅用了25年時間。”胡潤中國富豪榜開榜那天,英國媒體如此評論。
這不是贊美或者驚嘆,其實是調侃和諷刺。
半個多世紀前,計劃經濟體制下的“左”傾冒進,導致了國民經濟比例的大失調,造成嚴重的經濟困難。而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快慢與健康之爭,所展現出來的矛盾又有了新的時代特征。當今許多行業,也有類似環境、資源保護與發展之間的矛盾。
如今的中國城市化過程中,經濟發展的速度與質量,已經成為了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這一點不僅表現在對土地資源的利用上,也同樣表現在新城區的發展規劃上。城鎮化過程中,個別城市劃定所謂開發區、新興工業園區,開發區建設無序、低效率用地,一些被規劃為開發區的城郊土地“開”而不“發”,大量的土地被擱置。
經過三十年改革開放的高速發展,我們的基礎設施建設已經相對完善,但相比發達經濟體,在管理等許多軟件建設方面還有很大提升空間。
中國足球從無到有,沒有積淀,沒有盤旋,卻像打了雞血式的大躍進——孔卡的700萬美元年薪、鳥巢的瘋狂米蘭德比、國足選帥的非名帥不問……
人們喟嘆“可怕的冒進”,越來越多的有識之士都在呼吁“中國應該慢下來”。老人告誡我們,別沒學走就學跑。該經歷的階段必須經歷,這才是尊重規律。中國足球和中國經濟一樣,不能奢望“多快好省”,兩三年就完成別人四五十年做的事情,狼吞虎咽的結果只能是無法消化。
柏楊曾說:“中國永遠缺乏中間地帶。從一貧如洗到一夜暴富,總是走在左右的極端。”
急功近利的心態,對社會發展來說,注定帶來的是發展的短期效應和長期的遺患;對人的發展來說,他們將不得不面對生命由激進而至頹然的失落。
保持健康的速度,是放平心態,不舍本逐末,不過猶不及;是把握一個恰到好處的度;是追求一種明朗潤澤的和諧;是不硬拼,不逞蠻勇,舉重若輕,保持長久發展的策略。
《莊子》中,紀渻子為王養斗雞。十日而問:“雞已乎?”曰:“未也,方虛驕而恃氣。”十日又問,曰:“未也,猶應向景。”十日又問,曰:“未也,猶疾視而盛氣。”十日又問,曰:“幾矣。雞雖有鳴者,已無變矣,望之似木雞矣,其德全矣,異雞無敢應者,反走矣。”
訓練斗雞的要點不是靠力量強大就可倉促應戰,重要的是磨煉它的心性,培養它的境界,最后這只雞達到了什么境界呢?“異雞無敢應者,反走矣”,其他斗雞一見到它,就會落荒而逃,不戰而敗。
發展速度是否合適,在于我們所秉持的心態是否正確,急功近利、大干快上是不可取的;要拓寬心境,培養智慧與德行;鋒芒內斂,涵養厚重的底蘊。冒進可能帶來短暫的成功,但心境的狹隘將在世界的豁達面前感受到卑微,一時快速發展帶來的可能是長久的頹廢。正如老百姓經常講的那樣:“做人要留個二三分,凡事不能做得太滿。”游刃有余、舉重若輕,是最美的姿態;花未全開月未圓是最好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