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報】成就未來的是差異 引領差異的是個性
文/新快報  發布時間:2014-11-07 09:02:23

  世界上沒有兩片完全相同的葉子。實現自己的價值,必須認識自己的個性。堅持“個性”在市場經濟中同樣重要,在高手如林的同行競爭中,怎樣才能實現價值脫穎而出?知名民營企業家嚴介和認為:“成就未來的是差異,引領差異的是個性。個性耍的是境界、靠的是實力、走的是差異。”本期《名人堂》,嚴介和先生將與大家分享“個性引領差異,差異成就未來”的成功經驗。
  成就未來的是差異,引領差異的是個性。
  與其羨慕他人的才能,悲嘆自己的平庸,不如認識自己的個性,實現自己的價值。
  羅曼·羅蘭 每個人都有他的隱藏的精華,和任何別人的精華不同,它使人具有自己的氣味。
  哈代 凡是個性強的人,都像行星一樣,行動的時候,總把個人的氣氛帶了出來。
  歌德 一棵樹上很難找到兩片葉子形狀完全一樣,一千個人之中也很難找到兩個人在思想情感上完全協調。
  德萊塞 不要無事討煩惱,不作無謂的希求,不作無端的傷感,而是要奮勉自強,保持自己的個性。
  富爾曼諾夫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點,沒有兩個一樣的人;真是人跟人各異,石頭跟石頭不同。然而大家合在一起,就成了相互交織在一起的群英譜。
  創新就是違規,創造就是破壞。改革開放三十年來,“中國特色”保留了個性,“與時俱進”包容了個性,“科學發展”肯定了個性。文化創新源于個性,經濟繁榮需要個性,社會進步呼吁個性。
  成就未來的是差異,引領差異的是個性,個性耍的是境界、靠的是實力、走的是差異。個性從因異而爭,經備遭質疑,到異而不爭,達到獨樹一幟、博采眾長、自成一體,這就是成功的個性。同質化的教育是抹殺個性的教育,個性學生催生個性教育,個性教育培養民族之鷹,民族之鷹成就強國之母。
  對市場經濟來說,產品同質化是其繞不過的宿命,無論你在研發和創新上投入多么巨大的資金,無論有多么苛刻的法律保障你的專利,但是我們總是能夠很快在市場上發現類似或相似的產品,產品同質化已經無可避免,如何使得自己在強手如林的同業競爭中脫穎而出?差異化切入市場就是一條可行捷徑。
  差異就是力量,差異意味著創新。
  上世紀30年代美國舊金山掀起淘金熱,大批人蜂擁去淘金。這時一個人發現淘金現場缺少干凈的飲用水,于是他毅然放棄淘金去賣水。幾年過去了,大多數淘金者都是失望而歸,只有這個賣水的人滿載而歸。
  1999年年底,中國網民已達到900萬,而且還在呈倍數增長趨勢。人們紛紛去網上淘金,李彥宏卻清醒地意識到網絡這個金礦是建立在技術沙漠基礎上的,到了一定時候,網絡淘金者會發現,最珍貴的恰恰是被人們起初忽視的水,向淘金者賣“水”的時機已經成熟了,自己要做那個優秀的掘井人。由此,他不做門戶做搜索,互聯網搜索引擎百度由此誕生。
  引領差異的是人,有獨立思維、獨特思想、個性化的人。成就未來的是差異,引領差異的是個性。
  《莊子·秋水》講道:“且子獨不聞夫壽陵余子之學行于邯鄲與?未得國能;又失其故行矣;直匍匐而歸耳!”相傳戰國時趙國人走路的步伐、姿勢特別優美大方,威武好看。燕國壽陵有幾個年輕人結伴到趙國去學習邯鄲人的走路姿勢。結果不但沒有把趙國人的走路姿勢學到,反而連自己原來的走法也忘記了,只好爬著回去。
  “邯鄲學步”,是將自己的獨特的氣質輕易拋棄,去盲目模仿別人,反而失去了自己,結果自然貽笑大方。
  個性是獨立于潮流之外的,它卓爾不群、特色鮮明。時代因沒有獨立思想的盲從而臃腫不堪、沉滯不前;時代因獨特個性而棱角鮮明、凌厲前行。
  個性的傲然前行,往往留下殘酷的甚至是血淋淋的車轍。因為它意味著創新,意味著開拓,意味著劍走偏鋒,甚至反其道而行之。個性就是違規的創新,破壞的創造。創新就是違規,創造就是破壞。違規方便嗎?破壞容易嗎?這往往需要用血肉之軀沖破堅硬的傳統壁壘方可修成正果。而個性人才,恰恰是改變社會的中堅力量。
  在當今民企中,我算是最有個性的一位企業家。我深諳中國傳統文化,但在我身上卻看不到傳統文化熏陶出來的過度謙和、偽善慈悲,虛假隱忍;取而代之的是激情、鋒利和桀驁不馴,甚至被稱為“狂人”。為何舍盡平和,獨留鋒芒?華麗的語言與厚重的思想融合在一塊,似乎很矛盾。
  私下和我有接觸的人都認為我是豪爽仗義的人,大碗喝酒,大塊吃肉,大手掄石鎖,經常紅光滿面地出現。人說我“狂”,語言犀利,振聾發聵,針針見血。可我對“狂”有我的注解——“狂”就是要創新,破壞固有的規則,創造出適合自己的模式。狂是表象,不是市儈的俗氣,更意味著底氣和膽識,意味著以持續不斷的激情,用語言風暴引發思想的波瀾,在質疑和爭論甚至攻訐中推進社會人文和經濟發展。從這方面講,我的狂,恰恰是我對大眾最大的貢獻。
  另類和個性代表創新和創造,還是一種劍走偏鋒,走差異化路線的圓融的生存智慧。
  這種人歷史上不多,能夠在強權下終老的臣子東方朔是其中之一。他性情豁達,行為狂放不羈,視帝王如僚友,視高官如草芥。他“湟而無滂,既濁能清……雄節邁倫,高氣蓋世”。如果說提出“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董仲舒是漢武帝的一劑大補丸,利膽養心,東方朔就是一瓶辣椒醬,開胃醒腦。東方朔說:“我只是一個在朝廷中避世的人。古人到山中避世,我不同,我是避世在朝。”
  盲從的共性在潮流過后,或是拋棄,或是塵封。卷入其中的人迷迷糊糊地進入,又悄無聲息地出來;即使快樂,也是那么懵懂,即使痛苦,也是那么鈍滯;新的潮流如月升月落,一浪一浪過來撫平創傷,湮沒幸福,走向又一個輪回。而個性人才走差異化道路,他們引領未來,他們的人生是鮮明的,無論成功失敗,都將在歷史時空中留下鮮明的印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