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日報】和諧社會需要兔子也需要烏龜
發布時間:2014-12-19 13:05:06

    醒世恒言
    和諧社會需要兔子也需要烏龜。
    嚴氏釋義 
    我們傳統的教科書中有烏龜和兔子的故事,那個時代一去不復返了。 
    烏龜就是烏龜,兔子就是兔子。烏龜特別勤奮特別辛苦,兔子卻在那里吃喝玩樂睡覺。烏龜辛苦了一夜,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兔子說烏龜怎么跑到我前面去了,蹦、蹦、蹦,又蹦到烏龜前面,又到一個離烏龜很遠的地方,一個驛站去吃早茶去了。那只烏龜還在奮斗,兔子說這樣吧,改讓烏龜爬上三十天三十夜、三百天三百夜。我吃一點早茶繼續跑,中午飯我就不吃了,辛苦一下,跑到上千公里后就去吃晚飯了,這時候烏龜爬一輩子估計也跑不到兔子那里。是不能比的。 
    這個故事呢,我的感覺是,作為企業人來講,一定要知人善任,因人而異。烏龜就是烏龜,兔子就是兔子。一個企業里面允許有烏龜,也允許有兔子。一個企業里面只有烏龜沒有兔子,那這個企業不叫企業,叫加工廠。如果這個企業只有兔子沒有烏龜,那這個企業叫什么,那是很可怕的,那是高端的實驗室,有可能大家都要爆炸。和諧社會需要兔子也需要烏龜,但是總而言之,我們做企業的人盡可能地要兔子多一點好。 
    烏龜相對是一個弱勢群體,兔子相對是一個強勢群體。強勢容易狂妄、容易驕傲。但是一個不爭的事實是,你說你寧愿做一只正確的烏龜而不做錯誤的兔子?我想問如果兔子知道自己錯了,它也變得正確了,那你愿意做誰呢?我們希望每個企業多培養些兔子,那這個企業就更進步了,而且進步得更快。我們既需要烏龜踏踏實實默默無聞,更需要兔子。烏龜和兔子的賽跑,偶爾一次失敗可以,但長期這樣下去怎么可能呢?一萬只烏龜也趕不上一只兔子。就像千里馬和老黃牛一樣,我們既要老黃牛又要千里馬,既要烏龜又要兔子。
    警世通鑒 
    龜兔賽跑,烏龜是被學習的楷模,兔子是被譏笑的對象。故事之后,是否烏龜從此生生引以為豪?兔子是否世世妄自菲薄? 
    在思維定式和習慣勢力的本能解讀中,“勤奮”是一個厚重地可以承載一切先天弱勢群體的勵志字眼。龜兔賽跑的故事,歷來強調人的主觀能動性對結果的影響,勤奮可以彌補先天不足,甚至超越血統,跨越基因。笨鳥先飛,勤能補拙,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但是,從古至今,殘酷的社會現實往往把這個美好的勵志故事打擊得體無完膚。事實是,如此多的平庸品種由此誤入歧途,在社會上找不到自己準確的人生位置。燕雀終不是鴻鵠,只能一生辛苦奔波。 
    認清自己是確定人生奔跑路徑的前提。有自知之明,找準人生定位才能立于不敗之地。至于龜兔賽跑中,烏龜靠勤奮終于戰勝兔子,這是偶然性的、一個發生概率極小的事件,但我們往往把它當作了普世的真理。 
    從逆向思維和發散性思維的角度看,這是自我蒙蔽。拿自己的弱點和別人的優勢對比,自不量力而不自知。如果烏龜聰明,為何不去和兔子比游泳,哪怕比誰活得長,這是很有意思的事。優勢和短板的較量,本就不在一個公平的平臺上。 
    中國歷史上的開國皇帝如唐高祖李淵為西漢前將軍李廣、十六國時期西涼國開國君主李暠的后裔;宋太祖趙匡胤為后周右廂都指揮、領岳州防御使、檢校司尉趙弘殷次子;元世祖忽必烈為蒙古帝國成吉思汗鐵木真之孫;清開國皇帝皇太極為女真葉赫部首領楊吉努之女和統一女真部落的努爾哈赤的兒子。歷代皇帝很少是一介平民出身,哪怕漢朝開國皇帝劉邦曾是個亭長,但也是在娶了縣令的女兒后才開始發跡。 
    這些人或者可以說生來就是兔子,如果“建功立業”是人生跑道的終點,那么他們一開始就已經把許多人落在身后;但如果以“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為生活目的,那么他們可能永遠也無法得到這份出世的怡然。 
    《淮南子》曰:“華騮綠耳,一日而至千里,然其使之博兔,不如豺狼。” 
    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都是獨一無二的,誰也不能代替誰。無須艷羨他人,每個人都是一個奇跡。 
    PK古今 
    屈原 夫尺有所短,寸有所長,物有所不足。智有所不明,數有所不逮,神有所不通。 
    劉向 隋侯之珠,國之寶也;然用之彈,曾不如泥丸。 
    顧嗣協 駿馬能歷險,耕田不如牛;堅車能載重,渡河不如舟。舍長以就短,智者難為謀。生材貴適用,慎勿多苛求。 
    奧古斯丁 萬物的和平在于秩序的平衡,秩序就是把平等和不平等的事物安排在各自適當的位置上。
    萊布尼茨 世界上沒有兩片完全相同的樹葉。 
    拍案驚奇 
    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都是獨一無二的,每個人都是一個奇跡。